邯 郸 文 化 产 业 网
Handan Cultural  Industry

文化动态|邯郸作家徐怀中喜获第十届茅盾文学奖

发表时间:2019-08-21 09:23来源:新邯郸

近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隆重揭晓。90岁高龄的邯郸作家徐怀中以长篇小说《牵风记》喜获茅盾文学奖。燕赵风骨,中国气派,老当益壮,牵风折桂。这是河北文学界的美谈与佳话,更是邯郸文学界的骄傲与自豪。

一、牵风一记出邯郸

茅盾文学奖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是根据茅盾先生遗愿,为鼓励优秀长篇小说创作、推动中国社会主义文学的繁荣而设立的,每四年评选一次,是中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项之一。正值全国各族人民共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华诞之际,本届评奖的范围是2015年至2018年,参评及获奖作品正体现了中国文学界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重要论述的指引下,深入生活,潜心创作,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从“高原”迈向“高峰”的努力和成就,因此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徐怀中的长篇小说《牵风记》以1947年晋冀鲁豫野战军千里挺进大别山为历史背景,主要讲述了三个人物和一匹马的故事,是一部具有深沉的现实主义质地和清朗的浪漫主义气息的长篇小说。作者塑造了文化教员汪可逾、骑兵通信员曹水儿、旅长齐竞以及老军马“滩枣”等个性独特的文学形象。书中既有对战争、人性的深刻思考,也有人与大自然神奇关系的表现,亦真亦幻,拓展了战争文学的创作空间。

九千将士进涉县,三十万大军出太行。邯郸的红色文化基因凝聚成为徐怀中笔端“不忘初心”的底色。徐怀中1945年参加八路军,后随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用小说的方式书写解放战争中这场重要的战略行动,并不是老年徐怀中才有的创作冲动,对他来说,这是解放战争中“最为光辉的一页”。早在1962年,徐怀中便开始创作这部小说,断断续续写了20万字左右。但是在特殊历史环境下,他又亲手烧毁了书稿。徐怀中曾说:“就像一条河流干涸了、断流了,你只能逆流而上,回到三江源,去找到自己的活命之水。对我来说这是头等重要的。”这种源头的“活命之水”,正是革命初心照耀在家国底色之上所折射出来的文艺之光。

《诗经·大雅·行苇》称九十岁为鲐背,即老人背上生斑,如同鲐鱼之纹,为高寿之吉兆。鲐背之年的徐怀中,正如一尾不忘初心、上溯求索的“鲐鱼”一般,游入了三江之源,找到了“活命之水”,最终成就了黄河之国魂气派、长江之史诗风格、澜沧江之浪漫情怀。徐怀中曾说:“我写的是一部具有严肃宏大叙事背景的‘国风’式的战地浪漫故事。”以《大雅》鲐背之年,写《国风》史诗之作,获“茅盾”文学之荣,这是燕赵文坛的传奇佳话,更是邯郸作家的惊世椽笔。

从曹雪芹的《红楼梦》到纪晓岚的《四库全书》,河北大地从来就不缺少真善美的浪漫情怀与集大成的史诗品格。从荀子作赋到建安七子,赵都邯郸从来就不缺少有情怀的文学巨匠与聚慷慨的鸿篇巨著。徐怀中说:“到了晚年,我想我应该放开手脚来完成我最后的一记。现在我所交出来的《牵风记》,不是正面去反映这场战争,而是充分运用我自己的多年来的战争、战地生活积累,像剥茧抽丝一样,把它织成一番生命气象。我只是写了一个旅长、旅长的警卫员、旅长的参谋和一匹马的故事,可以说是把我多年来对战争的这些思考汇集起来,成为这么一篇浪漫的故事。”徐怀中的最后一记,选择了浪漫情怀为基调,同时也是邯郸老作家伏枥耕耘的最后一《骥》,浪漫之旅。

邯郸名将赵奢的后代马援将军,六十二岁,披甲上马,精神矍铄,平定南越,成为东汉的开国元勋。赵国老将廉颇,八十有余,一饭斗米,食肉十斤,老当益壮,成为宝刀未老的千古美谈。邯郸思想家荀子,百岁高龄,开创新文体——赋。从此之后,汉赋则成为大汉四百年的文学典范。徐怀中的最后一记,以浪漫为情怀,以邯郸大地慷慨悲歌的古赵雄风作为浪漫情怀之下的深厚底气。《牵风记》从邯郸涉县出发,跟随着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最后一《骥》,同样从邯郸出发,由当代中国文学的“高原”迈向“高峰”。

二、莫言恩师徐怀中

鲐背犹存牵风志,老骥常怀慈教心。2012年12月8日,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在瑞典学院的著名演讲中,提到对他文学创作产生影响的外国作家有威廉·福克纳、加西亚·马尔克斯;中国古代作家有蒲松龄,中国现代作家有沈从文,中国当代作家只有一位:原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总政文化部部长徐怀中。莫言说:“1984年秋,我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在我的恩师著名作家徐怀中的启发指导下,我写出了《秋水》《枯河》《透明的红萝卜》《红高粱》等一批中短篇小说。”

徐怀中却谦虚地回应:“听了一下莫言在瑞典学院的演讲,他称我是他的恩师,这话过分了。要说恩师,他的恩师应该是中国的改革开放。他要感谢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蓬勃兴起的思想解放浪潮。新时期的中国文学打破禁锢,迎来世界文学的八面来风,各种文学信息、各种风格的文学作品让莫言等一批作家开阔了视野、激发了灵感。”

徐怀中与莫言的“师生情义”,是当代中国文坛的佳话。莫言在报考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时,急急忙忙赶到北京报考时,早已过了报名日期,接待他的工作人员也爱莫能助,只能表示遗憾。此刻,莫言与全军最高艺术学府,失之交臂。这时,文学系主任、著名作家徐怀中出现了,他看了莫言的作品后,十分欣赏,决定破例让莫言报名,并录取了他。此后,徐怀中成为莫言的良师益友,更成为他文学之路的引路人。对此,莫言一直心存感激,常对人说“有了邯郸的徐怀中,才有我莫言。”又曾撰文表达:“莫言的幸运是遇到了徐怀中。”

徐怀中依然谦虚地回应:“莫言的文学天赋很高。他的天赋不是靠谁帮助一下、指点一下产生的。或者说,他的天赋是谁也阻挡不了的。他称我是恩师是他谦虚,他的才华是注定要被世人瞩目的。”

从燕赵大地到齐鲁之乡,从河北邯郸到山东高密,从《牵风记》到《红高粱》,从茅盾文学奖到诺贝尔文学奖,师生情义奔涌着人文情怀,文学的“高原”托举起文学“高峰”。这正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中的百年树人、薪火相传、春风化雨、青出于蓝。

三、浪漫爱情音乐缘

徐怀中心系家乡邯郸的高校建设与文学发展。从2013年11月到2015年1月,原邯郸学院党委书记杨金廷、原邯郸学院校长马计斌,曾多次前往北京拜访徐怀中。徐怀中对邯郸学院的赵文化研究、荀子研究、太极文化弘扬等特色发展表示由衷的赞赏,并把自己的全部著作赠送给邯郸学院,还欣然为邯郸学院主办的文学杂志《九月》题词:“九月金秋”,表达了美好祝福。

2015年3月29日,笔者有幸跟随原邯郸学院党委副书记董海林在北京拜访了徐怀中先生与夫人于增湘。这位莫言的“师母”,其音乐舞蹈修养与文化艺术气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美好印象。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牵风记》的开篇第一句,徐怀中写的正是“献给我的妻子于增湘”。

徐怀中向原邯郸学院党委书记杨金廷赠送亲笔签名的新作《底色》

在《文汇报》的专访中,徐怀中深情地说:“本来我是搞画画的,1945年参加八路军,曾任晋冀鲁豫军区政治部文工团团员、第二野战军政治部文工团美术组组长。战争期间,每到一个地方,不休息不吃饭,先把连环画木刻作品挂到村子里;然后忙着写标语。我的妻子、当时的女朋友就劝我,还是写小说吧。1965年我随中国作家记者组赴越南战地采访,于增湘去农村,大病一场,后又辗转云南,她的后半生带着伤病,经常为我身心交瘁。可以说,我每写出一篇文章,她都是第一读者和批评家,见证了我的创作甘苦。包括这部《牵风记》,也是她建议我写的,本来我没有这个信心,一直以来我们彼此启发,新作也包含了她的想法和心血。”

于增湘,1934年出生于哈尔滨市,原籍山东。总政歌舞团舞蹈队队长、国家一级演员,代表作品有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国作家协会的记者曾这样问徐怀中:“《牵风记》鲜明的浪漫主义气质,是不是也因为自己感情的投射?在‘小汪’身上,有没有妻子于增湘的影子?”徐怀中大笑,很畅快又略带羞涩地讲起他和妻子的感情:“她比我小五岁,很小时候我们就认识,我一直都保护她,呵护到老。我们是真正的共患难。”他说,这种感情和小说是一种“内在的联系”,《牵风记》包含了他自己的感情,更是那一代革命文艺战士的纯净与美好所成就的浪漫。

音乐姻缘,伉俪情深。《牵风记》开篇就是小汪姑娘和首长齐竞之间关于古琴的一场对话,鲜活清脆又意蕴深长,把一种空谷幽音的美、敛声静气的美与紧张激烈的战斗生活交融在一起,形成了小说特别的韵味和节奏。徐怀中认为,音乐与文学虽然不直接发生联系,但它们是相通的。他尤其喜欢东北小调《江河水》,认为那种悲怆,那种感动人心的力量,是无法比拟的。“世界上的一切都会改变,唯有声音不会。我希望文学能够像音乐一样,无论多少年过去,还能流淌在人们心中。”音乐、古典诗词、东方哲学……到了老年,徐怀中感觉自己接触的东西更丰富了,思考得更多、更深了,文学创作也得益于此,更得益于贤伉俪的岁月相伴。

凤凰于飞,琴瑟和鸣,共挽鹿车,白头相守。徐怀中与夫人于增湘用近百年的芳华岁月谱写了一曲现实版的“牵风爱恋”,成为新时代中国文艺界的佳话美谈。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繁荣文艺创作、推动文艺创新,必须有大批德艺双馨的文艺名家。我国作家艺术家应该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通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邯郸作家徐怀中正是当代中国德艺双馨的文艺名家的杰出代表,而《牵风记》正是新时代以来邯郸作家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的优秀文艺作品。

徐怀中在书房近影

徐怀中简介

徐怀中,男,原名许怀忠。1929年9月29日出生于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山底村。1945年毕业于太行联合中学,同年参加八路军,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晋冀鲁豫军区政治部文工团团员、第二野战军政治部文工团美术组组长。建国后,历任西南军区政治部文工团研究员、解放军报社编辑、总政治部文化部创作员、昆明军区文化部副部长、八一电影制片厂编剧、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总政治部文化部副部长、部长。1988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54年开始发表作品。1956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曾任中国作协第四届主席团委员、第五届副主席及第六、七届名誉副主席,全国文联委员。著有长篇小说《我们播种爱情》,中篇小说《地上的长虹》,电影文学剧本《无情的情人》,中短篇小说集《没有翅膀的天使》《徐怀中小说选》《徐怀中代表作》等。短篇小说《西线轶事》获1980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和1983年第一届解放军文艺奖。《底色》荣获2014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报告文学奖。2018年12月,徐怀中荣获“弄潮杯2018年度人民文学奖”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特别贡献奖。2019年8月,90岁高龄的徐怀中以长篇小说《牵风记》获得第十届茅盾文学奖。

邯郸市峰峰矿区山底村是徐怀中的家乡。山底村抗日地道战遗址为邯郸文物保护单位、国防教育基地。徐怀中少将先后捐款2万元,八路军服装10套,并亲自题写了“山底抗日地道遗址”石碑。

(作者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邯郸学院学报编辑部副主任。)


服务保障

正品保证
7天无理由退换
退货返运费
7X15小时客户服务
支付方式

公司转账
货到付款
在线支付
分期付款
商家服务

商家服务
培训中心
广告服务
服务市场
物流配送

免运费
海外配送
EMS
211限时达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